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21-12-20 13:27

这两天,湖北鄂州大广高速发生一起桥梁侧翻事故持续引发舆论关注。

18号下午,G50沪渝高速花湖互通D匝道发生桥梁侧翻事故,事故导致桥上正在通行的3辆货车,向同侧侧翻至黄石至武汉方向主线及辅道上。此外,事发时桥上有小范围施工,因此也有施工人员从桥上掉落。截至目前,事件已造成4人死亡、8人受伤,事发路段仍双向交通中断。

据了解,发生侧翻的匝道桥,长度约730米,于2010年9月建成通车。有关部门调取事发车辆行车轨迹发现,一辆陕西牌照的11轴货车12月14日10时36分从陕西临潼收费站上站,侧翻时,这辆大货车断成两截,其他车辆跟着坠落。

目前,事故原因还有待专业和权威的调查。但据现有信息来看,货车超载重压、偏载、桥梁受力不均等问题或是导致桥梁侧翻的直接原因。

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事发匝道桥是独柱墩桥,事发时桥梁并没有施工,但有三辆货车同向行驶,其中一辆是大件运输,重量为198吨。而事发匝道桥设计荷载限重仅为49吨。也就是说,仅事故中的一辆货车,就超载近400%。

那么,超载400%的货车为何能上高速?超载货车有没有办理道路部门超限审批手续?

对此,涉事货车运输公司负责人承认,违规办理了湖北境内的超限证明,虚报的重量为98吨,比货车实际载重量少一半,目的是为了躲避收费站入站检查。由于操办人员已在事故中丧生,因此办理超限证明的具体细节目前不得而知。

记者在相关网站上查询发现,该车此前在陕西省公路局曾办理过一张超限许可证,显示车货总重为198吨,系天津市平发大件运输有限公司车辆。其所运货物为换热器油箱,货物重量为184吨,可通行路线仅到”临潼收费站G30连霍高速秦东收费站”。但货车到达临潼收费站查验放行后,并没有驶出连霍高速。由于省界之间没有收费站,因此货车才得以一路开到湖北。也就是说,该货车疑似擅自更改了路线,未按”许可”的路线行驶。而湖北鄂东长江公路大桥公司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路政部门可能存在失职行为,违规将超载车辆放行。

除了超载、偏载等违规行为外,这起事故也让独柱式墩桥的设计安全问题再度引发关注。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独柱墩桥如果出现严重偏载或者严重超负荷,就可能出现扭转现象。

事实上,近年来,国内外已多次发生独柱墩桥梁倾覆事故。两年前发生的无锡高架桥侧翻事故就是典型案例。事故中,两辆重型挂车的超载率均超过了400%,且严重偏载,虽然最终证明桥梁设计符合规范,但也引发社会对独柱墩桥梁安全性的担忧。

2018年,国家桥梁规范就曾有过修改,相比之前的标准,新标准针对独柱墩桥梁的安全系数、支座反力、使用条件、构造措施等提出了更高要求。2019年起,交通部也曾开展了独柱墩桥梁改造专项行动。不过,对于国家出台的新标准和交通部要求进行的改造专项行动,不少之前建成的独柱墩桥梁,各地的应对之策都只是进行加固。去年10月,本次事故的匝道桥就进行过加固处理。

事发桥梁加固仅一年多就出现了侧翻事故,究竟是加固没有用,还是加固不到位、疏于维护,亦或是事发时大货车超载太严重?北京交通大学土建学院井国庆教授表示,独柱墩桥梁在遭遇车辆超载、偏载的情况下,确实容易发生倾覆。虽然此次发生事故的匝道桥曾进行过加固处理,但如果只是简单的对桥柱进行修理或加固,并不能起到稳定的作用。

井国庆教授认为,目前仍然使用独柱墩桥梁的管养单位,要加强养护,该加固的进行加固,该改建的应及时改建。同时,监管部门要加强对独柱墩桥梁开展拉网式普查,消除事故隐患。

当然,任何桥梁都有承重极限,一旦逾越这个极限,发生事故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近年来,利益驱使导致车辆超载上路事件时有发生。为躲避执法,一些地方甚至还出现了为超载车辆探路的”黄牛”。数据显示,载重货车发生交通事故中有80%以上是由于超限超载运输引起。

针对超载现象的治理问题,井国庆教授建议,交通运输部门应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平台,联网加强危化、超大件预警管理,同时,对超载超限车辆的监管执法要严格且惩前毖后,建立起全流程常态化的风险监测和处置机制。

(看看新闻Knews编辑 彭晓燕 周缇 翟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