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必死之命,殉必亡之国”是菲利普王的遗言,也是宋末崖山十万殉国先民的绝响。

对于印地安文化的起源,世界考古界一向是众说纷纭,有人说他们是犹太人消失的部落,有人说是远古欧洲人类的移民,有人说是蒙古人种的亚洲人,在4万年和1.8万年前,通过白令海峡结冰的”走廊”,从阿拉斯加进入美洲大陆的.更有甚者说是来自非洲大陆的远古移民。不过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考古成果将印地安人的祖先指向了中国。印地安人属于黄色人种,他们崇拜玉石,有着类似中国殷商时代的青铜器,甚至青铜器上的铭文也与当时的甲骨文十分地近似,与此同时,在印地安文化的遗址中还出土了大量与中国殷商时代十分类似的陶器和玉器。对于发病原因的推测,中国古代的医药学说在世界上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然而在印第安古文明中却发现了与中国医学理论非常相像的风、火、气致病说。

在印第安玛雅古文化的医学里,首先认为最常致病的原因是“邪风”或“风邪”;他们相信有许多种类的风,每一种风都带来特定的病。玛雅人还认为火是最普遍的致命原因之一,嘴里的火是由胃火引起的,胃火将热往上传,经过喉咙进入口腔,导致口腔溃烂,齿龈化脓,舌尖燥热和嘴唇溃烂发干。印第安人药物来源和制法也与中药相同。他们将植物、动物和矿物用于治病,而其中以植物最为重要。他们将上千种野生和栽培的植物作为药料使用。有时还在瓦釜中炒、焙、或让阳光晒干,然后制成粉末,此外植物还可以在水里煮成汤药或药茶。这些药剂一般是用于内服,有的作外洗之用。不过更为重要的是,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美国人在莫哈克河流域的一个叫奥次顿哥的村庄里发现了印地安人保存的两张弥足珍贵的古代文物——鹿皮画,后经专家学者鉴定,认为是古中华的《轩辕黄帝族酋长礼天祈年图》,和《蚩尤风后归墟值夜扶桑图》。而在印第安人中竟保存着古中华《轩辕黄帝族尊长礼天祈年图》,和《蚩尤风后归墟值夜扶桑图》,这充分说明了古印第安人的族源问题。在暴虐无道的商纣王执政时期,曾有苍白龙即慧星在白昼划过天际,被认定为战争祸乱的象征,加上当时东海之滨的东夷族颇有不稳之势,商纣王于是认为东海将起叛乱,于是派出了十万商军主力前往东方平乱。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对商朝统治心怀不满的诸侯国周国,乘商朝兵力空虚的难得机会,起兵反商,一路势如破竹般打到了牧野,困于手中兵力不足的商纣王迫不得及将奴隶编入军队,结果奴隶临阵倒戈,商军是一败涂地,商纣王于朝歌鹿台自焚而死,从此商朝灭亡,周朝统治天下。商殷亡国之后,滞留在东夷地区的商军主力以及部分随军家属,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窘境,仅凭他们的兵力想要击败周武王复国已是回天乏力,穷途末路之下,当时的商军统帅侯喜决定,去追寻五六千年前少昊祖先的行踪,找到理想的乐园。于是这一批十万人左右在东夷前线的殷军主力部队,携带家属、平民共计25万人,经过严密的组织安排,分作二十五个部族,分五路进军。由于面对茫茫大海,遥远而缺乏可信度的传说,他们的准备工作细致而慎重:每五族由一个王族率领,每部安排数百舟师,由五个王族领导各自一路,乘舟入海东进。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周武王分封诸侯时,会将当时周朝的第一重臣姜尚分封到山东半岛,也就是后来的齐国。他肩负着守卫周朝东疆的重任,严防商军主力从海外返回故土。出海后,沿海岸线北上直至日本,在日本稍做停留补给后,即继续北上,直达白令海峡,再从白令海峡转向东方,顺着大陆海岸线一路前进,直至北美洲的腹部登陆,其中有一支船队更是一路向南航行,直到今天的墨西哥境内才登陆。

这一路上,天灾人祸不断,加上饮水和食粮并不十分充裕,有大量的人死在了路途上,最终安全上岸的不过区区的三万人。这些商人于是就在美洲大陆上定居下来,并进一步繁衍生息,成为了今天的印第安人。感恩节是美国人的一个重要节日。每年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美国家庭都要举行丰盛的感恩宴。最常见的传统食品有火鸡、南瓜馅饼和玉米面做的印第安布丁。许多美国人都会在这一天或举家出游,或探亲访友,尽情享受天伦之乐。感恩节期间,美国城乡都要举行化装游行、戏剧表演和射击、打靶等体育比赛。一些美国家庭、宗教组织及慈善机构还为穷人、孤儿及流浪者们提供免费的火鸡宴,让那些不幸的人们在感恩节里也得到一份人间的温暖。不过说起感恩节的来历,则要一直追溯到一六二零年,由于英国的清教徒对英国教会的宗教改革不彻底感到极其地不满,再加上英王及英国教会对他们无休止的政治镇压和宗教迫害,所以这些清教徒脱离英国教会,决定集体迁居到大西洋彼岸那片荒无人烟的土地上,希望能按照自己的意愿信教自由地生活。印地安人,这个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漂洋占据了整个北美洲的民族,在经历了欧洲殖民者的历次血腥大屠杀后,以不复有昔日的风采。而美国经过独立战争立国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美国政府虽然不再对印地安人再进行血腥屠杀,却对印第安人持极为敌视的态度。在美国法律中,印第安人不具有美国公民身份,但也不是外国公民,他们被定义为“国内依附民族”,直接受国会管辖。美国的法律更以“发现说”为依据,拒绝承认印第安人对土地的所有权,这些限制极大程度上影响了印第安人早期生存方式的拓展。

1830年,当时的美国总统杰克逊颁布了《印第安人迁移令》,强行将数十万印第安人从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土地肥沃的农业区迁往了美国中西部贫瘠荒凉的地区。大部分印第安人从此被迫从农业生活转为游牧或打猎生活。生活水平可谓是一落千丈。1831年,法国青年托克维尔来到美国,他回国后写了一本名为《美国的民主》的书,书中对美国在政治制度和社会进步上的成就赞不绝口。但在讲到印第安人问题时,他的笔调抑郁了起来,“欧洲人从各个方向把印第安人包围在一个日渐缩小的地域内,印第安人在一种自己并不擅长的竞争中被侵害,他们在自己的国土上被孤立,成为强大的、人数占优的外族人海中弱小的异类。”1887年,美国国会又通过了《土地分配法》,强行缩减印第安保留区面积,并将土地按人口分配。之后,美国又推行“强行同化”的方针,力图使印第安部落的生活方式融入到美国社会中来。造成印第安文化仅仅被符号化、抽象化,而印第安人的语言、历史和传统逐渐失去。这一做法遭到了印第安人强烈的反对,并因此而激发了一系列化的矛盾。

直到1934年,自美国罗斯福政府颁布了《印第安重组法》后,美国的印第安人的处境才开始有所改善,不过与美国的白人国民相比起来,差距依然很大。根据美国国务院在2020年初的资料,美国境内共有印第安人二百七十余万人,分属于五百六十八个大小部落,居住在遍布全国大大小小的二百多块印第安保留区内。印第安人的总体收入水平远远低于美国的全国平均水平,年收入在三万五千美元以下的占41.7%,远远地高于美国28.7%的平均水平。而在印第安人中,中低收入的人口占据了总人数的绝大多数。印第安人的失业率也是全美最高的,一般都要高于全美平均水平三到四个百分点,是所有非白人种族中失业率最高的民族。

对于北美印第安人要求复国的愿望和行动,笔者百分之一百的支持,强烈敦促美国政府无条件接受印第安人重建自己国家的正当行动,并给予“达科他国”足够的经济补偿。与此同时,居住在加拿大的印第安人,同样也有权力重建自己的国家,加拿大政府也应该无条件接受当地原住民要求复国的愿望和行动,并给予“印第安国”足够的经济补偿。我国政府也应该从历史公正的角度对此事表示严重关注。北美大地原本是印第安人的家园,只是在几百年前才被来自欧洲的野蛮血腥的殖民者占领。如今几百年过去了,当年的欧洲殖民者自己建立了尊重人权、实施民主的富裕国家,但是印第安人的人权和民主却仍然被剥夺、被歧视、被挤压。事实上,在美国的印第安人,被美国政府分隔在200多块“土著保留地”里,被主流社会排斥在外,目前只剩下区区263万人,他们的国民待遇甚至还远远不如来自非洲的黑人。在这种情况下,北美印第安人要求复国的愿望和行动,乃是正义的行动,也是21世纪国际人权和民主事业的新发展、新趋势。五百年的反侵略战争,印第安民族损失殆尽,二十世纪初,墨西哥向中国求助遭清政府拒绝,自身难保,无以相助。印第安人身上流着古华夏人不屈服的血液。大洋两岸,同为炎黄子孙,有鉴于此,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关心美洲印第安人复国的正义行动,并衷心祝愿“达科他国”诞生!